02200059

睡前故事:《想吃月亮的小兔子》💕

郭小馋💋:

小兔子知道一个秘密。

天上挂着的月亮是可以吃的。

等圆乎乎的月亮爬到山坡顶上,一伸爪子就能够到,摘下来咬一口,满嘴都是清甜多汁的好味道。

小兔子心里可馋了,早早地就去了山坡上守着。

可等来的只是一叶弯弯的小月牙,小兔子不敢去试,因为听说这样的月牙,只咬一小口就能把门牙都酸倒。

但没关系,小兔子有耐心,它决定每天晚上都来。

很快就能等到月亮一点点变圆。

可第二天来的时候,小兔子发现小狐狸已经先来了。

小兔子有点担心。

是不是小狐狸也知道了月亮可以吃的秘密?

于是小兔子假装若无其事地去跟小狐狸打招呼,问它来做什么。

“我来看月亮。”小狐狸回答。“这月亮多漂亮。”

“哦。”小兔子伸出爪子揉了揉鼻子,心想对方一定也是想来吃掉月亮的,哼。

接下来谁也没有提起月亮能吃的秘密,两个小动物就站在山坡上看了一晚上的月亮,顺便聊了聊天。

还聊的挺开心的。

等月亮落下山坡,两个小动物各自回家告别时,小狐狸问小兔子:“你明天晚上还来吗?”

“来的。”小兔子回答。

“那明晚再见啦。”小狐狸开心地朝小兔子挥挥爪,甩着火红的大尾巴回家去了。

第二天晚上小兔子特意来的早了些,不想让小狐狸抢了先把月亮摘掉。

但等它爬上山坡,小狐狸已经在那儿等着了。

还给小兔子带来一颗胡萝卜。

“送给你的。”小狐狸说这话时有点害羞。

“谢谢。”小兔子接过礼物,也感到不好意思起来。

月牙比昨天稍微厚了一点点,但依然是弯的。

两个小动物就继续看着弯弯的月牙聊天。

第三天,小兔子又来的更早了一些。

但还是没有小狐狸早。

这回,它带了一朵小花来送给小兔子。

小花香香的,开的很好看。

小兔子更不好意思了,心想,嗨呀,小狐狸真是挺好的。

可要把月亮让给它吃,贪吃的小兔子还是舍不得。

但老白收人家礼物多不好啊。

于是小兔子也开始给小狐狸带礼物。

有时是一片好看的落叶,有时是一颗熟透的果实。

两个小动物每天晚上都聊的很开心。

月亮也一点点圆了起来。

终于到了最圆的那天,小兔子这天来的特别早,比小狐狸更早。但当它抬头看见那颗一伸爪子就能够到的大圆球,却犹豫了。

它放下了爪子,等着小狐狸来。

小狐狸来了。

“其实……”小兔子吞吞吐吐。它想把月亮让给小狐狸吃,但又没法完全下定决心。

“我先说,我先说。”小狐狸突然说道。

“好。”小兔子望着它。“你先说。”

可小狐狸又不说了,瞪着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安静地盯着小兔子。

就这么盯了好久。

久到圆圆的月亮都要从山坡上落下去了。

“快说啊。”小兔子催促道。

“那个……我每天晚上都来是因为……”小狐狸的脸变得好红,像它的皮毛一样红。“小兔子,我想喜欢你。”

小兔子的脸立刻也变得好红,像它的眼睛一样红。

两个小动物又呆呆地杵在山坡上很久,久到月亮都彻底落下山去,够不着了。

最后还是小狐狸先开口:“行不行嘛?”

小兔子埋着头不敢看它,只是轻轻点了点头:“好……好的呀。”

小狐狸高兴地跳了起来,一把抓了挂在山坡天空上的好多星星,两个小爪子捧着,送给小兔子。

“尝尝吧。”它说。“之前我没好意思告诉你,这些星星吃起来可甜啦。”

“嗯。”小兔子拿了一颗塞进嘴里,也开心地笑了。

真的好甜啊。

END

一颗柠檬多少坑:

梦到自己要和异性朋友见面,出门前揽镜自顾,发现耳朵上结了白蒙蒙的蛛网,鬓发里爬着蚁虫,于是又惊又愧,对着洗手台用力擦洗,用毛巾猛拭,耳道里被碾碎的丝网在指尖剥落,分外真实。
在擦洗中慢慢意识到这不是真的,这只是在我的梦里,于是又产生了梦中迷梦般的感慨:人是一种多么渺小的动物,才可以关注身体上的每一个角落,让它们保持整洁;这又是一个多么大的宇宙,让我们永远无法像触及自身那样去关注所有的东西。
人类在进化和文明的道路上走了多么远,才可以使后人们天生处在娇惯的清洁环境中呀。如果我是一条鲸鱼,会不会在意尾鳍上长着的螺盘,又或以它们为美?如果我是一只猿猴,我会因为毛发里长满虱子,而在这没有精细的沐浴露、指甲剪、梳子的世界陷入狂躁吗?
然后我醒了,想到也许这个梦境里我并不是在担心卫生问题。我几年前在北京读书时也做过这样的梦,梦见眼睛胀裂,牙齿逐一脱落,毛孔吞噬自身。当时我想这也许是一种对自身的羞愧感。在这个梦境里,我是在担忧自己思想上的尘封不前吗?
一日不读书,尘生于间,则面目可憎,言语无味。我想了想,昨天是在读书的,然而这与具体的书无关……我仍然停留在原地太久了。
“尘封的思想与具体的书无关”,这正是我在写的主题。对我来说,厘清自己到底想创作什么成了一个比创作本身更重要的工作。在我的故事里,我们与清醒的自我认识之间隔着朦胧的面罩,又隔着坚硬的高墙。在某一个时刻,我的主人公意识到自己是无知的,无力的。他无法改变任何东西,不唯如此,他还没有能力去学习,因为传承者已经死尽了。他是茫茫世界中觉醒的蝼蚁,在他力所能及的更久时间以前,文明已经崩毁,巨轮已经触礁。传播到他脚下的可怕震荡,只不过是那不可阻挡的沉没的一环,是巨塔崩溃前一秒发出的一个机械的开裂声。
啊,罗马,罗马法。
在睡前我好像还在担忧别的东西,我意识到人的创造性终究要向思想重叠的历史妥协。我一直想写这样的角色:在大地震中觉醒,面对狂澜,痛苦地意识到只手难挽天倾。我总是想写这样的关系:在现实中无比亲密,在精神上却永隔着山长水远的距离。我永远想写这样的故事:一个人撞向未知的黑暗深处,被碾碎前发出的一声呐喊……我把它当成人性的本质。
但是这些东西人们都已经写过了。还比我写得更好。我当然一直知道,人们有历史以来就在书写一样的故事,但是我真的要书写一样的灵魂吗?


人如何才能算活着?不断地思考,不断地反馈,流动的感知和触觉。如果在新的一日里我的内在等于昨日,我是不是又一日躺在思想的坟地之中?如果我创造的源泉可以被替代,我存在的价值又在何处呢?


这不是个真实的问题。我会写的。我会继续写的。而且我也会继续担忧那些遮住我内心面目的蛛网。
怎么说,这也是未知与呐喊中的一部分吧。

与猫咪的亲吻

jbuibi:

*想到了很可爱的画面




———————————————————————




大颗大颗的雨珠降落的城市被水雾环绕。


 


穿着橙色雨衣的小女孩独自走在蜿蜒的街道上,红色的小皮鞋踩过镜面般的水坑,破碎溅开的水滴花朵般绽放在湿漉漉的空气中。


 


踩着水坑嬉戏的孩子突然听见一声苦恼的叹息。


 


她竖起耳朵静静聆听,翻找过红褐色的电话亭,绿色的邮筒,最后在棕色的长椅下找到了叹息的来源。


 


那是一只黑色的猫咪,垂头丧气地趴在满是潮气的地上。


 


“你在烦恼什么呢?”


 


女孩好奇地问道。


 


“我啊,我想向星星许愿。”


 


猫咪眨着它大大的眼睛。


 


“可是……”


 


女孩抬起头看着灰蓝色云朵遍布的天空。


 


“现在在下雨啊。”


 


“是啊。”


 


猫咪再次沮丧地低下头去。


 


女孩偏着头,水润的眼睛转了转,她突然想到了什么,捏着猫咪的爪子兴高采烈地说道。


 


“那我们就往更高的地方去吧!去比乌云还要高的地方,就能见到星星了!”


 


猫咪的眼眸一亮,它突然来了精神。


 


“那,我们走吧!”


 


于是在大人们都在沉睡的城市里,穿着雨衣的女孩抱着黑色的猫咪大步往前走着。


 


公园里色彩鲜艳的滑梯,女孩抱着猫咪爬到滑梯最高处。


 


“这里呢?”


 


猫咪抬头看着云朵们推来挤去的天空。


 


摇摇头。


 


“不行,这里还不够高。”


 


“这样啊……”


 


女孩滑下滑梯,她将猫咪装在自己的小书包里,一边寻找着高处一边往前小步跑着。


 


被星云环绕的行星坠落在灌木丛间,女孩看着坑坑洼洼高高大大的行星,手脚并用地往上爬,终于爬到了顶端,从这里能完整地看到方块蛋糕一样歪歪斜斜挤在一起的楼房们,在书包里的猫咪探出头来。


 


这里已经很高了,然而还是只能看到被遮得严严实实的天空。


 


猫咪再次摇摇头。


 


“不行,这里还不够高。”


 


“这样啊……”


 


女孩踮起脚眺望,远处高耸的山峰上,盘旋而上的山路,有一处白色的观景台,女孩兴奋地指着那儿。


 


“那里更高,我们去那儿吧!”


 


猫咪趴在她头上望着她指着的方向。


 


“嗯!”


 


女孩和猫咪爬下行星,往山的那边走去。


 


他们穿梭在或狭窄或宽阔的街道,粉色与橙色相间的道路鸣奏着雨滴的乐曲,两旁的楼房被雨水浸湿,染花了色泽,猫咪走在女孩的前方,一时间感觉世界上只剩下他们两个一般。


 


他们翻过围墙,在满是水珠的山路上奔跑。


 


一路跑到山路的尽头,能看到整个城市的观景台,却还是见不到星星。


 


猫咪喘着气,悲伤地看着漫天的云朵。


 


“对不起,没有比这里更高的地方了。”


 


女孩试图安慰失落的猫咪。


 


“今天下了雨,明天乌云一定就走掉了,明天再看星星吧!”


 


猫咪低下头,声音哽咽。


 


“没有雨的夜晚,抬头只能看见密密麻麻的人群,人们沉睡的日子,却又偏偏下着连绵的雨。”


 


“没有人能听见我的请求,就连猫咪们也嘲笑我,一只猫为什么要执着于这样的事呢?”


 


“可这是我既不作为猫,也不是作为其它而希冀的愿望。只是我,只是我想而已。”


 


“我想向星星许愿。”


 


“许愿每天都能看见漂亮的星空。”


 


猫咪抽泣起来。


 


女孩愣了愣,她蹲下来,不知该怎样才好。


 


“只有你听见了我的请求,只有你肯帮助我。”


 


“可是怎么办啊……呜……马上今晚就要结束了……连你也要离开了……”


 


“……我一定是被星星抛弃了……”


 


猫咪断断续续地哭泣起来。


 


看着这样哭泣的猫咪,孩子心中忽然柔软一片,像是母亲安慰哭泣的她一般,她伸出手,轻声呢喃。


 


“不会的,星星一定会知道你的愿望的。”


 


猫咪哭泣着。


 


“别再哭了。”


 


她轻轻抚摸着猫咪湿漉漉的脑袋。


 


然而猫咪依然低垂着头哭泣。


 


“别再哭了。”


 


她看着脆弱的,轻微颤抖着的猫咪,露出一个温柔的微笑。


 


“别再哭了。”


 


雨仿佛被她的呢喃安抚了一般,渐渐停了下来。


 


猫咪抬起头。


 


她单纯漂亮的瞳孔中闪烁着星星一样的光芒,猫咪一时失了神,它情不自禁支起身子。


 


“我……我能对着你的眼睛许愿吗?”


 


女孩笑了。


 


“好啊。”


 


猫咪一只爪子搭上她的膝盖,与她轻触鼻尖。


 


在这样星星躲藏起来的夜晚。


 


请允许我对着你的眼睛许愿吧。


 


那样温柔的注视。


 


希望每一天都能像现在一样幸福。


 


END




————————————————————————————


速涂了一下,脑海中大概出现了这样的画面




觉得很可爱






[电梯间]盗墓笔记重启之极海听雷 南京篇

盗墓笔记小站:



盗墓笔记重启《南京篇》目录



南派三叔盗墓笔记          公众号电梯间






1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一章 南京储物柜


2讲故事 | 重启 · 第二章  废弃的气象站


3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三章 三叔的尸体


4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四章 雷声


5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五章 杨大广


6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六章 听雷者


7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七章 秃顶坟


8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八章 杨家老坟


9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九章 雷公棺


10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十章 我叫张起灵


11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十一章 再次下墓


12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十二章 西海落云国


13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十三章 南海王墓


14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十四章 百越人


15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十五章 吴二白


16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十六章


17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十七章 粉丝


18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十八章 夕海听雷


19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十九章 炸泥


20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二十章 罗刹海市


21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二十一章 泥浆


22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二十二章 找墓门


23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二十三章 南海王织


24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二十三章 雷公像


25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二十五章 相遇


26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二十六章 掩耳之雷


27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第二十七章 眼墙


28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二十八章 流光


29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二十九章


30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三十章 满月更祭


31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三十一章 多余的墓道


32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三十二章 叫街


33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三十三章 刘丧心病狂


34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三十四章 哑巴皇帝


35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三十五章 墓室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36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三十六章 醍醐灌顶


37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三十七章 最清晰的雷声


38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三十八章 墓道中的


39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第三十九章 奇怪的洞


40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第四十章 为什么要进洞看看


41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四十一章 大概的推测


42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四十二章 感谢命运


43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四十三章


44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四十四章


45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四十五章


46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四十六章 全是人


47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四十七章


48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四十八章 跳下水道


49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四十九章 


50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五十章 女人皮佣


51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五十一章


52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五十二章


53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五十三章


54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五十四章


55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五十五章 投票一下


56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五十六章


57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五十七章 今天的


58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五十八章


59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五十九章


60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六十章 双月更达成


61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六十一章 水靠主人


62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六十二章 


63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六十三章 


64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六十四章 


65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六十五章 


66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六十六章


67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六十七章


68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六十八章


69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六十九章


70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七十章


71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七十一章


72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七十二章


73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七十三章


74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七十四章 过年加量


75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七十五章


76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七十六章


77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七十七章


78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七十八章


79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七十九章


80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八十章 耄耋


81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八十一章


82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八十二章


83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八十三章


84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八十四章


85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八十五章


86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八十六章


87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八十七章


88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八十八章


89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八十九章


90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九十章


91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九十一章


92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九十二章


93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九十三章


94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九十四章


95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九十五章


96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九十六章


97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九十七章


98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九十八章


99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九十九章


100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百日


101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一百零一章


102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一百零二章


103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一百零三章


104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一百零四章


105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一百零五章


106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一百零六章


107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一百零七章


108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一百零八章


109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一百零九章


110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一百一十章


111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一百一十一章


112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一百一十二章


112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不算一章,酒后呓语


113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一百一十三章


114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一百一十四章


115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一百一十五章


116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一百一十六章


117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一百一十七章


118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一百一十八章


119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一百一十九章


120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一百二十章


121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一百二十一章


122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一百二十二章


123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一百二十三章


124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一百二十四章


125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一百二十五章


126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一百二十六章


127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一百二十七章


128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一百二十八章


129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一百二十九章


130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一百三十章


131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一百三十一章


132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一百三十二章


133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一百三十三章


134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一百三十四章


135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一百三十五章


136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一百三十六章


137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一百三十七章


138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一百三十八章


139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一百三十九章


140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一百四十章


141讲故事 | 重启之极海听雷 · 第一百四十一章


142讲故事 | 重启之极海听雷· 第一百四十二章


143讲故事 | 重启之极海听雷 · 第一百四十三章


144讲故事 | 重启之极海听雷 · 第一百四十四章


145讲故事 | 重启之极海听雷· 第一百四十五章


146讲故事 | 重启之极海听雷· 第一百四十六章


147讲故事 | 重启之极海听雷 · 第一百四十七章


148讲故事 | 重启之极海听雷· 第一百四十八章


149讲故事 | 重启之极海听雷 · 第一百四十九章


150讲故事 | 重启之极海听雷 · 第一百五十章


151讲故事 | 重启之极海听雷 · 第一百五十一章


152讲故事 | 重启之极海听雷 · 第一百五十二章


153讲故事 | 重启之极海听雷 · 第一百五十三章


154讲故事 | 重启之极海听雷 · 第一百五十四章


155讲故事 | 重启之极海听雷 · 第一百五十五章


156讲故事 | 重启之极海听雷 · 第一百五十六章


157讲故事 | 重启之极海听雷 · 第一百五十七章


158讲故事 | 重启之极海听雷 · 第一百五十八章


159讲故事 | 重启之极海听雷 · 第一百五十九章


160讲故事 | 重启之极海听雷 · 第一百六十章


161讲故事 | 重启之极海听雷 · 第一百六十一章


162讲故事 | 重启之极海听雷 · 第一百六十二章


163讲故事 | 重启之极海听雷 · 第一百六十三章


164讲故事 | 重启之极海听雷 · 第一百六十四章


165讲故事 | 重启之极海听雷 · 第一百六十五章 蛇雨


166讲故事 | 重启之极海听雷 · 第一百六十六章


167讲故事 | 重启之极海听雷 · 第一百六十七章


168讲故事 | 重启之极海听雷 · 第一百六十八章


169讲故事 | 重启之极海听雷 · 第一百六十九章


170讲故事 | 重启之极海听雷 · 第一百七十章


171讲故事 | 重启之极海听雷 · 第一百七十一章


172讲故事 | 重启之极海听雷 · 第一百七十二章


173讲故事 | 重启之极海听雷 · 第一百七十三章


174讲故事 | 重启之极海听雷 · 第一百七十四章


175讲故事 | 重启之极海听雷 · 第一百七十五章


176讲故事 | 重启之极海听雷 · 第一百七十六章


177讲故事 | 重启之极海听雷 · 第一百七十七章


178讲故事 | 重启之极海听雷 · 第一百七十八章


179讲故事 | 重启之极海听雷 · 第一百七十九章


180讲故事 | 重启之极海听雷 · 第一百八十章


181讲故事 | 重启之极海听雷 · 第一百八十一章


182讲故事 | 重启之极海听雷 · 第一百八十二章


183讲故事 | 重启之极海听雷 · 第一百八十三章


184讲故事 | 重启之极海听雷 · 第一百八十四章


185讲故事 | 重启之极海听雷 · 第一百八十五章


186讲故事 | 重启之极海听雷 · 第一百八十六章


187讲故事 | 重启之极海听雷 · 第一百八十七章


188讲故事 | 重启之极海听雷 · 第一百八十八章


189讲故事 | 重启之极海听雷 · 第一百八十九章


190讲故事 | 重启之极海听雷 · 第一百九十章


191讲故事 | 重启之极海听雷 · 第一百九十一章


192讲故事 | 重启之极海听雷 · 第一百九十二章


193讲故事 | 重启之极海听雷 · 第一百九十三章


194讲故事 | 重启之极海听雷 · 第一百九十四章


195讲故事 | 重启之极海听雷 · 第一百九十五章


196讲故事 | 重启之极海听雷 · 第一百九十六章


197讲故事 | 重启之极海听雷 · 第一百九十七章


198讲故事 | 重启之极海听雷 · 第一百九十八章


199讲故事 | 重启之极海听雷 · 第一百九十九章


200讲故事 | 重启之极海听雷 · 第两百章


201讲故事 | 重启之极海听雷 · 第两百零一章


202讲故事 | 重启之极海听雷 · 第两百零二章


203讲故事 | 重启之极海听雷 · 第两百零三章


204讲故事 | 重启之极海听雷 · 第两百零四章


205讲故事 | 重启之极海听雷 · 第两百零五章


206讲故事 | 重启之极海听雷 · 第两百零六章


207讲故事 | 重启之极海听雷 · 第两百零七章


208讲故事 | 重启之极海听雷 · 第两百零八章


209讲故事 | 重启之极海听雷 · 第两百零九章


210讲故事 | 重启之极海听雷 · 第两百一十章


211讲故事 | 重启之极海听雷 · 第两百一十一章


212讲故事 | 重启之极海听雷 · 第两百一十二章


213讲故事 | 重启之极海听雷 · 第两百一十三章


214讲故事 | 重启之极海听雷 · 第两百一十四章


215讲故事 | 重启之极海听雷 · 第两百一十五章


216讲故事 | 重启之极海听雷 · 第两百一十六章


217讲故事 | 重启之极海听雷 · 第两百一十七章


218讲故事 | 重启之极海听雷 · 第两百一十八章


219讲故事 | 重启之极海听雷 · 第两百一十九章


220讲故事 | 重启之极海听雷 · 第两百二十章


221讲故事 | 重启之极海听雷 · 第两百二十一章


222讲故事 | 重启之极海听雷 · 第两百二十二章


223讲故事 | 重启之极海听雷 · 第两百二十三章


224讲故事 | 重启之极海听雷 · 第两百二十四章







历经225天,完结啦。














青龙学习小组小组长:

她始终认为喜欢去追逐那匹有着绸缎般光滑皮毛的野马不是一个错误。
虽然隔壁那个说话声音小小的,头发卷卷的,喜欢做香喷喷蛋糕的女生坚持认为去种上一片草原比追那匹去来无踪的马要实际得多,她每天精心料理自己的生活,她的房子看起来精致又美好,在每天下午三点钟的时候她会坐在她的那片草原里配着也许是红丝绒蛋糕也许是枫糖馅饼喝茶,那片草原真美啊,风吹过的时候会荡起层层涟漪,波涛浩淼。
她始终认为喜欢去追逐那匹有着绸缎般光滑皮毛的野马不是一个错误。尽管那匹马总是去来无踪,但是她的确喜欢迎着清晨的风飞奔在田野里不理会桔梗划破手臂,喜欢在森林里穿梭任凭泥土漫上她的脚踝,喜欢坐在那棵高大得将夜幕穿破流下一串星子的猴面包树上寻找那美丽的鬃毛。她翻越高山,淌过河川,溜进恶龙驻守的山洞,拨开藏有精灵的丛林,穿过小红帽出没的森林,踏上住着霍比特人的山丘,站在辛巴俯瞰着的未知国土,她始终没有再见过那匹奔驰入梦的马。
她终于回到家的时候,隔壁的女生正在梳卷卷的头发,看见风尘仆仆满身泥泞的她吓了一跳。“你...你还好吧?找到马了吗?”“没有,可是...”“所以我就说嘛,为什么非要去追那匹野马呢?你看,我的院子现在已经装不下啦,那些门牙长长的松鼠,那些耳朵尖尖的兔子,还有那些唱个没完的鸟儿,都跑过来啦。”她耸耸肩,没有说完那句可是后面的话,一头长着长长绒毛的灰熊小心翼翼地跟在她身后,背着她重重的旅行包,提着一袋银光闪闪的鱼,“那个...现在我可以进来了吗?”它很有礼貌地问。
“可是啊,我发现我不再喜欢那匹马了,也不喜欢松鼠,兔子和鸟,因为我已经有了一头全世界最棒的,会做烤鱼的熊啊。”

【狐兔】互述二十题 by阿鸦

阿鸦🐦🐦🐦🐦🐦🐦🐦🐦🐦🐦:


 


这对我真的虐不起来,所以还是小甜饼


前十题Nick视角,后十题Judy视角


[我眼中的你,是这个样子的。]


————


互述二十题


 


    
       


by阿鸦







        
1 长耳朵


Nick在逗弄Judy时总会下意识地落后半个身子而不会站在她身边,这是他多次被一双灰耳朵毫无防备地抽一脸之后总结出的宝贵经验。


 
2 大紫眸


每次和Judy玩瞪眼游戏的时候,急性子的小兔子总会先失去耐心输掉比赛——然后他就可以趁她气的跳脚没时间注意他的时候,回头掩饰自己几欲沉溺在那片葡萄紫的甜蜜漩涡中扑通扑通的心跳。


  
3 红鼻尖


粉粉的小鼻尖上总是覆着一层水雾,就像一颗湿凉的红樱桃。天知道Nick多想咬一口,他敢打赌一定是甜的。


  
4 三瓣嘴


很多时候,就算Judy面无表情地在发呆,Nick坐在旁边看着她的侧脸时,也会感觉她像个小孩子一样微微噘着嘴,特别可爱。


  
5 细脖颈


软软的,细长的,毛绒绒的——在第一次装疯演戏的时候,Nick就已经尝到了甜头,这导致他后来每次在处理发情期的时候都不会轻易放过这个幼嫩的敏感地带。


  
6 毛尾巴


Nick承认,棉尾兔的尾巴绒团摸起来比羊秘书头上的软毛更加舒服。就像一团白灰色的棉花糖,但是完全不腻手——用狐狸爪子刚好不大不小地把毛团包裹在掌心,感觉像是包着一只圆滚滚的小鸡。然后再把爪子微微一收......噢上帝,他简直要为那阵绵软得酥麻的触感尖叫起来。
    
 
7 快如风


风一样的兔子——不,Nick觉得这个形容简直太小瞧她了。他的Judy应该是龙卷风一样的兔子才对。
 
   
8 矮个子


Nick和女友秀恩爱的时候最常用也最顺手的一招就是摸头杀,没有之一。因为真的是顺手......累的时候还可以当把头顶当软垫倚着歇一下。
 
  
9 萝卜笔


这支笔见证了他们怎么从路人到针锋相对,再到互相帮助,最后相知相爱。如果里面没有被Judy当作把柄录下的他的糗话,Nick还是很喜欢这支笔的。
  
   
10 我的朱迪


她是一只原生态乡村棉尾兔,和任何棉尾兔一样,是一只愚蠢的,天真的,草食动物。Nick笑了笑,慢悠悠地说,可是她也是我最爱的女朋友,我独一无二的小甜心。所以,总结一下,我就是一个爱上了小笨蛋的大笨蛋。
  
  
11 尖耳朵


赤狐有一双大大的尖耳朵,最要命的是耳蜗里满满的绒毛,Judy常常喜欢在他耳边吹一口气然后看他一浑身激灵捂住耳朵瞪眼看她的气急败坏的样子。 事实证明不是只有她的耳朵才是敏感点。
  
  
12 高低眉


Judy有时候甚至觉得Nick的眉毛有自己独立的意识和生命。举个例子,如果把她的男友除了眉毛以外的五官都蒙上,她看着他眉毛的变化都能想象出他现在是什么表情。——嗯,百分之九十九的几率都是特别欠揍的嘲讽力全开高低眉。
   
   
13 半眯眼


基本上Nick除了惊讶以外,在情绪稳定的时候,双眼永远都是耷下大半个眼皮的半眯状态。再配上两枚森绿的宝石,每天都在对不同的女士抛去漫不经心又带着挑逗意味的撩人眼神——Judy觉得这种蛊惑技能简直就是狐狸一族与生俱来的天赋——特别是在她男朋友身上,简直发挥的淋漓尽致。虽然很不甘心,她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已经不知道多少次沦陷在这个魅力巨大的眼神陷阱之中了。
  
   
14 狐长吻


配上那双勾人的绿眼睛,任谁一笑本来就已经很帅气了——更何况这双眼睛的主人是长吻的吻型,微笑时勾出那一条细长的弯曲轮廓......不知让多少动物为之倾心。对此,知狐知面更知心的Judy只会报以意味深长的一笑。这么多天来她已经培养出了自带狐类微笑免疫的功能来抵挡这个看脸的骗术了——嗯,所以Nick想用这个来对她提任何任性要求的可能性已经被封杀了。抗议无效。
  
   
15 小尖牙


很久很久之前,Judy对肉食动物与她们草食动物不同的一切都会感到畏惧和抵抗。然而现在她已经完全不害怕了。除了她自身的成长以外,这和某个将尖牙变成调情道具的不愿透露姓名的狐先生有莫大的关系。
  
   
16 火红尾


春天当靠垫,夏天当扇子,秋天当围巾,冬天当被子;造型美观,试用期限为永久......这是Judy总结出来的万用狐尾功能,她本人对这款产品非常满意,而且这是限量款——只此独家,只售一条。
  
  
17 绅士腔


狐狸先生的声音就像一杯红酒,声线温和,无论什么时候都带着不急不缓的随意感。咬字也像是带上了一种特有的舒缓情调,话末总会带上一个悠转的尾音,听起来就像是在和一位礼貌的绅士对话。Judy有时候在想,如果她先听到Nick的声音而不看到他浑身透着惰意和痞意的模样,她也许会更快爱上他的。
  
   
18 逞英雄


第一次见到Nick逞英雄,是在她在缆车站面临下岗命运的时候,那道红色的身影如同英雄登场,从草丛边走过来,并不大的身躯挡在她的面前,淡定从容地帮她说话圆局,再拉着她的手坐上缆车离开。她感觉到Nick的手在轻微地颤抖,也许是第一次这样做虚的,也可能是气的,但不管怎样——
就在那一刻,Judy看这只狐狸的目光彻底改变了。
  
   
19 红冰棒


红色的爪印冰棒或许是他们结下缘分的媒介,后来也成了他们家除了胡萝卜以外必备的储粮。Nick大概是她见到的第一只对冰棒钟情到如此地步的狐狸,明明那么粘牙腻口——用她男友的话来说,"它的味道不比和你亲吻的感觉差"。
 
  
20 我的尼克


他是一只狡猾,散漫,有恶作剧心理的坏赤狐,而且是不折不扣的真真正正的肉食动物。Judy歪歪头,咧开嘴笑了起来。——他还是一只很爱吃糖果的肉食动物,一只很温柔的肉食动物。他是我最信任的动物,比世界上任何动物都要更信任的狐狸Nick。我想,我们互相信任是不需要任何理由的,因为我们深知自己爱着对方。我爱他,他也爱我,就是这么简单。


——end——

老张

青龙学习小组小组长:

老张同志,六四生人。已经一把年纪了。一副向生活妥协的身材与姿态,性情和善温吞,磨磨唧唧,总是一副任人宰割的老好人的模样。偶尔同去的酒桌饭局,他也甘愿当众人所调侃的对象。他好像没什么热爱,但也无不良嗜好,做得一手好菜。“实在”一词应该是他的所有人际交往中同他名字一起出现频率最高的词。他脾气好,懒得与我这难养的女子小人计较,几乎从不同我发生争执,又没有原则地总是原谅我骄纵的臭脾气。我年轻气盛的时候,总和他吵架,闹得不可开交,尖叫地满地乱跑,到处摔东西,这种时候他也生气,但生着生着就不再和我据理力争针锋相对,他走到一边,露出一副非常寂寥的模样。妈的,我多希望这时候他上来给我两耳光,或者把我扫地出门告诉我有种就别再回来,或者干脆一脚踹给我,然后十天半个月不和我讲话,可是他不。他就只是非常寂寞地坐在黄昏的客厅里,剪影似的一动不动,深深浅浅地叹气。他知道我最害怕的就是这套。不出一小时,我肯定缴械投降,跑到他面前服服帖帖地认错道歉,保证下次不再犯,再听他两千字起码的思想清洗,省委党校资深教师,如此可知。然后饭点的时候他又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乐颠颠地跑去做饭然后不停地劝我吃啊吃啊吃啊。
老张好像一直是个拖泥带水优柔寡断的人。特殊爱好是他作为一个大老爷们,特别喜欢三天两头往超市跑,看到特价促销之类吸引家庭主妇的超市手腕,他就像春天里的熊一样两眼放光地跑过去,买一大堆需要不需要的东西。("春天的原野里,你,个人正走着,对面走来一只可爱的小熊,浑身的毛活像天鹅绒,眼睛圆鼓鼓的。它这么对你说道:'你好,小姐,和我一块儿打滚玩好么?'接着,你就和小熊抱在一起,顺着长满三叶草的山坡咕噜咕噜滚下去,整整玩了一大天。你说棒不棒?")老张同志还一心想和我去打球,然而我并没有给他机会。他要交我数学题,一定非常严谨地把过程写得密密麻麻,老张字写得好看,于是他就老是这样跟我显摆。他就是这样一个无比平庸的人。
但是从老妈和他们当年的朋友口中,他年轻时也是白衬衫牛仔裤,清俊瘦高,无比仗义和侠气的人。我妈和他认识,是一段普通的故事。在县城的高中里,我妈是班主任,教英语,老张是数学课任老师,一来二去就在一起了。细节我妈没说,我也没问。结婚之后他们还困在那个小小的县城,冬天里几个朋友提上一瓶劣质白酒,用煤炉子煮萝卜,看看大雪封门,那么穷但是那么快乐。这时老张同志做了一个伟大的决定,他觉得不能让自己的女儿出生在这种穷乡僻遥跟着他们过这种生活,他自学去考了硕士。我妈去考场迎接他时,看他垂头丧气,问他考得如何,他捶胸顿足地说,数学错了一道填空题。结果满分一百分的卷子,数学考了九十八,考上了南大的研究生。那个时候我妈也辞了职准备考研。同时还有大学刚毕业也准备考研的舅舅。过年的时候三个人摸遍了全身上下都凑不够车票钱,在大年夜里挤在出租屋冻得哆哆嗦嗦地煮面吃。第二年,我妈考上了华师,舅舅考上了交大。天南地北。华师毕业之后,我妈去了市政府上班,本来打算留在南京的老张同志咬咬牙也跟了过来,在华师的政法学院当老师。十平方米不到的公寓,他们生活了三年。认识了一起闯荡江湖的我干妈和我干爹。四个人每天轮流做饭,四处招摇撞骗,在经济条件稍微好了一点之后都买了房子。我家住505,我干妈住我楼上606。老张同志决定要个孩子,于是有了我,我干妈决定养只兔子,于是江湖上流传着一只能跟狗打架的兔爷亮亮的故事。那时候我爸妈已经结婚十年了。也于是认识了我几个小弟。和温雅雯程佳蓓之流的革命感情,就是从那时开始的。再后来就是些悲伤的故事。因为价值观念不同,一帮曾经风风火火的朋友各奔东西。现在已经很少联系。我干妈带着一腔热血挥洒着激情,成为了广州中小学教育界改革的重要力量,我干爹的律师事务所因为他吊儿郎当吃一单子休息半年的经营开不下去,移民新西兰,我妈北大博士落榜之后去了河大文学院,老张的行政学院从华师分离出去,同省委党校并在一起,老张竟然成为了党风廉政建设宣传教育活动的主力。
好像扯远了。
现在老张在外面看电视,哼着小曲打算喝点啤酒。他是一个被琐碎的烦恼纠缠的中年人。而没良心的我,我抓住父亲节的尾巴,想给他写篇什么。我想到很多事情有小时候骑在他脖子上游遍杭州的事,有小学一年级放学之后留在学校后面玩虫子忘了时间他差点报警地事,有高一上学期家长会结束他认认真真背着我的书包帮我送书回家的事。这一切的一切在我脑海里飞快地旋转,可是我想了很久很久很久很久,却没有想出要对他说什么,算了,父亲节算什么啊,你要永远这样快乐地生活啊。老张同志。
敬礼。

青龙学习小组小组长:

张晓帆小朋友第一次来到北京是小学三年级。2007年怀揣着对伟大首都光芒万丈的想象,跟着夏令营来到北京。不记得具体情节了,夏天很热,张晓帆小朋友茫然地跟着带队的老师,攥着仅有的二十块钱。那时候她还是个总是很不开心的小朋友,总是一副被欠了十几斤粮食的表情,所以和同宿舍的小朋友,相处得很不愉快。爬长城的时候和大家一起,没有觉得很累,坐在长城的炮台,脸从炮孔伸出去,一副忧国忧民时刻牵挂祖国大业的严肃表情。这个时候有人在背后戳了戳她,她回头。是一个外国友人,操着一口蹩脚的普通话,吃力地咬出尽量让人理解的字句:“你使布使布开心,为肾么一个人在这里。”钟声激荡,慷慨激昂,可是她只是手足无措地摇摇头,再点点头,转身逃走了。没有出息的张晓帆小朋友错过了一次促进中外友好交流的机会,痛定思痛,至今想起仍然后悔不已。

第二次来北京,是和爸爸妈妈一起来。张晓帆小朋友上了小学六年级。她对于爸爸妈妈一起带自己出来玩这种组合的印象仅存在于幼儿园。那之后,乾坤颠覆,山河重塑,一切都恍然如梦。她记得爸爸,妈妈,和自己。在北大后门的书店,看了看书,点了三杯咖啡,最终是不是不欢而散也不记得了。平淡无奇,但是这是最后一次和爸爸妈妈一起出来旅游了。

第三次,张晓帆小朋友已经变成了张晓帆同学。初二的暑假。妈妈的朋友去北京顺便带上了她。这里还是要批评一下,张晓帆实在是太差劲了,她不仅表情像是农民工被拖欠工资贫下中农被克扣粮食,没有缘由的,她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犯下许多伤天害理的事,不一一赘述。当时同团的有几个年纪相仿的小伙伴,花花,小胖,小小胖,和陈棋浩同学。游览颐和园的时候,体质虚弱的张晓帆同学饥寒交迫,心情不美丽。暗搓搓地跟在队伍的最后面脸色凝重。陈棋浩同学等在桥上看见了这一幕。他蹦蹦跳跳地跑过来,问张晓帆同学为什么不那么开心,“那听了哎哟哥哥的阳光宅男就会好起来啦!”于是他用变声期莫名其妙的声音和无比做作地台湾腔唱完了这首一直到现在还是很喜欢的歌。没笑,心里却充满了粉红色的小泡泡。这也太苏了吧。

第四次来北京。刚考完期末考试,学校组织三个班的同学一起游学。高铁软卧的房间里满满当当地挤下十三个人,弹琴唱歌,就像家人。张晓帆这个老年人在心里不住地感叹“年轻真好年轻真好”然后跟历史老师唱完生日歌之后就回房间,早早睡了。可是意料之内,张晓帆老人家还总是一个人呆着。张晓帆老人家就是我。看起来好像大家都没什么芥蒂,亲密无间。总是感觉有千山万水,稳稳地隔在我和大家之间。我还是跟着队伍,慢悠悠地走在人大的校园里。慢悠悠地走在颐和园的波光中。那天看着粼粼的水,夕阳将天空调成褪色了的照片,柳色,轻舟,络绎不绝的游人,一切都好像凝固成一瞬间。跟着大家不停地走,影子被长长短短地拉伸成奇怪的形状。跟在队伍的尾巴,突然脑海里浮现出大话西游里面的场景,紫霞指着周星星落拓的背影“那个人好奇怪啊”,夕阳武士说:“他好像一条狗啊。” 798的废弃工厂。北京的中年人无比热情,底气足足地邀请大家进他住的地方参观。年纪五十又一,腰板挺得直直的,嗓门大,每一句话都像是在吵架,京腔听起来够劲,有板有眼嘹亮清脆。他们在工厂呆了三十年,终于被飞速向前的世界留在边缘。爽朗的笑声和天气,梨花黄木的老家具,落叶扑朔迷离,恍惚间这竟是北平的秋季。南锣鼓巷有露天的cafe。红灯青瓦,旧时人家。走在什刹海绿荫遮蔽的路上,周围是形形色色的酒吧。总是生些不切实际的梦想,这次却发酵成形清晰可塑。“开间酒吧,要收集红翠花的沙发和摩托车配件,要养一群染着红毛的摇滚青年。”诸如此类。想想要说的远不止这些。关于人民大学的烤串,清华的荷塘,中关村的烤肉店,还有兆晗学长。可是就此作结吧。“我们是初生的太阳,冉冉升起在西湖,啊不,天安门广场上。”而所有不会被理解的情绪和对未来的理解,都应该在干了这瓶北冰洋之后通通遗忘,永远别和别人说起。

就是我关于北京的所有期望。



Jack_Frosttt:

道观同老道士一同化作一捧烟烬之后,小道士也没了宿处,餐风食露,他管每一步都叫归途。小道士养了只猫,白色皮毛油光水滑,颈上一点如同墨迹沾染,翡色的眼睛,好看得很。别人都说猫是凉薄之物,不知忠义,小道士不在意,依旧宠这只猫胜过自己,大概因为这是师傅留下来的猫也又不全是因为如此,小道士自己也说不清楚,总之有东西吃时他和猫一半一半,实在饿着肚子的时候小道士也想哭,他抱着猫一遍一遍地摸,想起以前老道士跟他讲白鹿青崖羽化飞仙,千里烟波茫茫大漠,然后昏沉沉地睡去,醒来后往往不再饥寒。 是夏日,赶路至一片竹林,竹色青青驱走了浓稠暑气,小道士从背上摘下斗笠,要在竹林里小憩,猫乖巧地卧在他脚边,他放心睡去。醒来时天色已混沌,萤火点点倒有些情意,小道士有点恍神,再看脚边,猫已经不知去了哪里,他急忙四下去寻。迷迷糊糊走了许久仍不见踪迹,他沿竹林蜿蜒向前,拨开一大片轮廓清朗的竹叶,只见满目流萤飞溯,似有丝竹袅袅,正中间的空地摆了一盏石几,几前坐着两人,周身仙气缭绕,一盘棋,几酌酒,一人是青衣羽冠,眉眼疏离,一人是一袭款款白衣,看起来有些熟悉。小道士怔怔地看着眼前的光景不知所措。青衣仙人开口问到:“近来如何?”“别提啦,那小毛孩,整天净饿肚子,还总喂我些什么劳什子米糠面皮,最后还得我来担待他,跟着那老头子住在道观时例行的酒没有了不说,一年到头见不着荤腥,今天要不是碰上你,还得去偷山神的供奉,都不知道得罪几个山神老头了。”白衣仙人抱怨到。“那你为何不干脆留下?”青衣仙人斟满了酒。白衣仙人摇摇头,又摇摇头,“那小毛孩没了我非得饿死不可。”小道士想起别人对他说的“猫都是凉薄之物,不近人情。”小道士揉揉眼睛,那白衣仙人衣领处一片玄色墨迹,黑白分明,黑得就像乌鸟的愤愤不平,白得就像阶前盈雪千层。